合肥之窗 合肥在线网 合肥本地资讯网

-合肥之窗 合肥在线网 合肥本地资讯网门户网站

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合肥财经 >
主页 > 合肥财经 >

中建岛:天涯乐戍 海疆永铸

2019-11-02 05:13 作者:admin 来源:网络 浏览数:

  中建岛:天涯乐戍 海疆永铸,在祖国南疆的西沙群岛西南面,茫茫碧海间,有一个美丽的白沙岛,叫做中建岛。岛上常年驻守着一群忠战的国卫士。他们挥洒着青春和汗水,着孤寂与艰辛,将南海戈壁建设成海上家园。

  到中建岛采访军人,初上岛很容易怀疑自己患上脸盲症。因为包裹在同样的军装下的这群年轻人,他们的肤色都是被阳光亲吻过的“西沙黑”,他们的身材都是被风浪过的精悍轻捷,他们的气质都是艰苦淬炼过的热忱。在中建岛这座被为西沙最偏远最艰苦的岛屿上,他们已经将自己锻造成一个忠诚友爱的团体,难分彼此。

  中建岛很荒芜,被称为“南海戈壁滩”,由珊瑚沙和贝壳残骸堆积而成,最开始这里没有土,也没有植被。

  “当年战士们刚上岛时,岛上没有淡水,没有泥土,看不见一片绿叶,找不到一棵小草。在营房盖起来之前,战士们曾在一艘搁浅的破商船上住了三年多,断粮、断水、断药甚至断火都时常发生。”在中建岛的荣誉室里,已在西沙驻守20年的老兵邱华向记者们介绍中建岛的艰苦创业史。

  中建岛有“四高两缺”:常年高温、高盐、高湿、高日照,缺泥土、缺淡水。这里面积小、海拔低、大风多。低潮时全岛面积不足1。2平方公里,涨潮时不足0。02平方公里,大约是两个足球场那么大。岛边滩浅,大船不能进港,补给靠小船转运。而小船抗风能力弱,这里又多台风,风浪一大,补给就上不来。

  中建岛有幅美丽的画面——在白色的珊瑚沙海滩上,用红色海马草种出来“祖国”“党辉永耀”八个大字,还有鲜艳的五星红旗和党旗。身临其境时,我们震撼于它的美丽,而听了员文讲述的故事后,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它的含义。

  1982年8月11日,中建岛守备队被授予“爱国爱岛天涯哨兵”荣誉称号,成为人民海军历史上第一个被授予荣誉称号的基层单位。这是所有中建人最为珍惜的荣誉,现在他们每年举办“天涯哨兵”的新兵授枪仪式和宣誓活动,“人在岛在国旗在”的铮铮誓言深深镌刻在每个中建岛官兵的心底。

  2002年,为庆祝中建岛守备队被授予“爱国爱岛天涯哨兵”荣誉称号二十周年,守岛官兵从海里捞起一块块礁石,在沙滩上摆出“祖国”四个大字。

  但是2009年一场巨大的台风过后,“祖国”图案被吹得无影无踪,让大家的心里空落落的。后来,守备队官兵自发组织起来,找来海马草,在沙滩上按“祖国”的字样挖出一排排浅坑后将海马草植下去。经过2个多月的持续浇水,海马草终于成活,战士们高兴得欢呼雀跃。

  2012年,为庆祝党的召开,官兵利用休息时间对综合训练场进行了重新规划,花费1个月的休息时间用海马草种出了一面长60米、宽40米的国旗,用水泥按比例制作了五角星并刷上油漆,还移植重栽了每个字都有6米×10米的巨幅海马草“祖国”。

  多年来,“祖国”曾因岛礁建设整体迁移,也曾多次被台风卷起的海沙掩埋,但在守备队官兵一遍遍的补种下,这四个红色大字依然鲜艳如初。

  一位观摩过中建岛海练的曾经说过:“中建岛的兵是从大海的波涛中闯荡出来的,是在炎热的沙滩中出来的,是在严格的训练场上出来的,是在恶劣中出来的。”

  今年21岁的朱湛武,是去年2月才上岛的新兵。他告诉记者:“入伍前我是个160斤的白胖子,现在我是个128斤的黑瘦子。我在岛上第一次跟爸妈通视频电话时,他们都没认出我。”

  高难度、超强度的训练,出中建岛官兵强健的体魄和过硬的军事素质。中建岛官兵经常在各种军事比武中拿,我们采访的现役哨兵中,就有邱华、郭丹阳等好几位被西沙某水警区评为“十佳天涯哨兵”,还有张孝伟、谭玉金等好几位曾在西沙岛礁部队的精武哨兵比武中夺冠的高手。

  “小岛上人少、专业多,一个人要当几个人用。”守备营某站刘复彬介绍,中建岛根据官兵文化程度、特长爱好和成长意愿,为每个人量身制作成才线图,把培养官兵“一专多能”作为重要训练内容。通过训教结合,使每个人都能掌握2门以上专业技能,培养“本专业精通、跨专业适用”的多能型人才。

  确实如此,这座偏远的小岛上,跟士兵们熟悉后,我们常常发现意料之外的惊喜,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活儿。

  外号“中建第一帅”的李孝龙,是信号班班长。上中建岛前,他是个技术很棒的汽车兵,各种车辆都会开,还会修理。上岛后,他又成了通信高手,不仅精通信号本职,还会报务、传输、电话、数据链等各种业务,通信方面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他不能搞定的。

  油机班副班长张凯今年20岁,考上理工大学后入伍,去年2月上的岛。短短一年多时间,他不仅学会了本职工作技能——维修保养柴油机,还学会了海水淡化设备的维修保养技能。

  今年1月刚刚上岛驻守的20岁新兵欧逸超,从河海大学入伍,特长是外语。他精通英语,还懂法语、俄语、西班牙语等多种外语。

  现实告诉他答案。不久前,他刚开始值班时,发现数十海里外有一艘来自外籍的油船行驶状态异常,他通过短波与对方用英语沟通,解决问题。

  “经过这件事,我才明白,中建岛附近有很多航线,来往着船只,我的外语特长可以发挥作用了。我发出的声音不仅是中国海军的声音,更是中国的声音。我不仅代表中国海军,更代表中国。”欧逸超说。

  一是缺土缺淡水,高温高盐强日晒,植物幼苗存活下来相当困难。二是台风,好不容易种活的植物,经历风暴摧折很多就死了。

  记者看到,黑色的防晒网下,一畦畦菜地得十分精细,每畦菜地前还插着个牌子:云南、四川、山东、湖南……

  “菜地里头掺有各省份战士回家探亲捎带来的土,按战士们的籍贯树起标牌。”正在平整菜地的侦察分队长谭玉金告诉记者,中建岛原本只有礁石白沙没有土,但种菜植树没土可不行,于是最早驻守的那几批哨兵们,经常利用回家探亲的机会带回大包的土来岛上,曾经有一位哨兵驻岛多年,共探过8次亲,带来48包土和各种植子。后来中建岛条件改善,用军舰集中运土上岛,哨兵们就很少带土了,但还会利用探亲机会从老家带菜籽上岛。

  “中建岛现在已开辟菜地370平方米,年产蔬菜最高达7000多斤,出栏生猪12头,鸡鸭260多只。”谭玉金说。

  今年32岁的士官长张孝伟已经在中建岛上驻守了14年。2005年上岛第一天,他就完成了新兵传统项目“种扎根树”,把一棵椰子苗种在营区的器械训练场上,期待着某一天拉单杠的时候能享受到这棵树的树荫。

  “2008年以前中建岛上还没有装海水淡化器,一年只能补两次水,淡水池只有150吨的容量。那时,我一天只能分到一小桶淡水,倒进水盆里刚刚能没过三分之一。这些水我都多遍使用,先洗脸刷牙,然后拿来浇我的扎根树和菜地。”张孝伟说。

  我们采访的中建岛官兵,驻岛年头稍久的都对2009年和2013年印象深刻,这两年的台风都造成了巨大的。

  李旺龙曾在2008年至2017年驻守中建岛,现在西沙主岛永兴岛驻防的他,回忆起自己的中建生活,印象最深的就是2009年的国庆节。“那一次台风很大,灶台刮坏了,大棚刮走了,淡水池被咸水倒灌了,连猪都被刮跑了!补给上不来,我吃了20多天的压缩饼干。”

  李旺龙驻防中建岛期间,种下1000多棵树,存活至今的只有20多棵。他对这个存活率还挺满意的。

  现在我们很难统计中建岛上到底有多少株植物,因为这个数字随着台风的和人工的补种,一直在动态变化中。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,岛上有蔚然成林的马尾松,有郁郁葱葱的抗风桐和羊角树,有一棵棵代表天涯哨兵扎根海岛的椰子树,还有一片片在沙地上顽强生长的海马草和爬藤。每一片绿荫都是那样珍贵,都是极端恶劣下萌发出的坚韧生机!

  中建岛上最的是什么?是孤寂。中建岛天气正常时一个月来一次补给船,其余时间罕有人至。遇到天气不好,两三个月上不来船也是常事。

  由于天气恶劣交通不便,驻岛官兵对亲人常有亏欠。父母去世不能尽孝、家庭遭灾不能尽力、家人病重不能照料,都时有发生。至于推迟婚期、错过考学、放弃调动,更是屡见不鲜。

  1991年11月,原守备队队长刘杰奇连续收到“父病重!”“父病危!”“父病故!”的3封加急电报,却因气象恶劣不能下岛,只得含泪把电报锁进抽屉,跟往常一样投入到连队工作中。可祸不单行,父亲病逝不久,他哥哥又车祸身亡,而刘杰奇被大海阻隔不能回家,他流着泪说:“对我们中建人来说,国就是家,家就是岛。军人,为国尽忠就是为家尽孝啊!”

  有人说,吃苦的最高境界,是把苦嚼成甜。在天涯荒岛的孤独守护里,官兵们并没有沉寂,而是迸发出最乐观的豪情,培养出最深厚的情谊。他们说:“在中建,钱如纸,情是金。”

  那年,一名班长25岁生日,受寒潮影响已有2个多月没有交通船运送补给上岛,战友们就拿出一块黑板,画上蛋糕蜡烛、大餐饮料,吃着罐头给他唱起了生日歌。后来,战友邱华回忆起这件事,写诗描绘当时场景:“面前一个黑色的蛋糕/插满了生日蜡烛的三层”“那个生日蛋糕告诉我/它是画给我的特殊礼物”“你可知道今晚我流泪了/为的是浓浓的战友情”。

  2013年,台风“蝴蝶”南海,中建岛几乎全部浸没在海水之中,只露出被台风吹斜好几度的守备队主楼。张孝伟带着邹旭昶在碉堡内值班,深夜海水突然从射击口疯狂地涌进堡内,仅露出一张简陋的石桌。两名军人浑身湿透,依偎着坐在石桌上,电话抱在怀里,放在中间,仅靠一瓶水、一盒压缩饼干、四块巧克力,在石桌上完成了一天两夜的坚守。

  昔日的中建兵吃的是罐头野菜,今天的中建兵有了冻库和菜地,吃的是六菜一汤;昔日的中建兵在室内汗流浃背,今天的中建兵在空调室内舒适凉爽;昔日的中建岛淡水极为紧缺,今天的中建岛有了海水淡化机;昔日的中建兵与家人联络靠写信,今天的中建岛铺设了光缆,开通了手机通信,官兵可以用手机与家人视频聊天。

  碧海白沙孤岛悬,天涯哨兵乐戍边!中建岛官兵们在最艰苦的小岛上,坚守着爱国的忠诚、着军人的精武、种植出坚韧的绿荫、交织出乐戍的军歌。把青春和热血注入强军梦的新一代天涯哨兵们,正在书写无愧于新时代的不朽篇章!(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佘惠敏)

 

声明:站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!

站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,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。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,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!